地下城与勇士_DNF 视频站_游久DNF专区_DNF官网合作专区_抵制_DNF外挂

您的位置: DNF >> 娱乐区 >> 小说

凄美的故事铸就 绝刀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 2010-7-7   作者:冰花雅娜  来源:官网    

  夜,是一个鬼剑士,他立志做一名狂战士

  “狂战的力量在于那左臂中的诅咒,狂战的霸气在于手中的那把巨剑,狂战的悲伤,在于那血红的左手。”

  夜的师傅这样教导着他。

  夜是个孤儿,他被遗弃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中了卡赞的诅咒,有了可怕而鬼神化的左手。

  家人,村民视他为恶魔,亲生父母那眼神中的恐惧,村民眼神中的颤栗,让瘦小而年幼的他迷茫了。

  他默默的站起来,转身逃离了自己的村子,走进了密林深处。

  一场恐怖的瘟疫让森林里的生物都成了妖魔,它们冷冷的看着这个闯进自己领地的人类,期待一个时机将他撕碎,将他变成腹中的美餐。

  夜丝毫没有感觉到周围弥漫着的杀气,或许他已经不在乎了,亲人的背叛,让他幼小的心灵彻底的绝望,就让自己在这里结束吧,也许这是最好归宿,夜心里这么想的。

  “扑通!”夜被地上的树枝绊倒了,妖魔们找到了机会,从黑暗中飞速的跃起,扑向了他。

  夜闭上了眼睛,扬起了嘴角,很快就会结束了,我那卑贱生命…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小子,就这么想死吗?”夜睁开眼,看到的是一道霸道的红光,一闪而过。

  一个笼罩在黑影中的身躯,一把闪烁着暗红色光芒的巨大的大剑,夜看到了那握刀的手臂上,是那刺目的红色,那是卡赞的诅咒!

  妖魔在瞬间被切开,尸体的残骸落在了地上,整齐的被切割成了两段。

  这是夜第一次见到师傅,也是他第一次知道了狂战士。

  “小子,不想死了吧,那么跟我走吧,只有活着,才能跟卡赞的诅咒抗争。”

  没有多余的话,夜跟着师傅走了,成为了他的徒弟,踏上了狂战士之路。

  “哈!嘿!”灭手里拿着一根木棒,重复着同一个动作,上挑。

  跟着师傅已经三年了,每天重复上挑一万次,在这深山的房子里,每天师傅都是早出晚归,也不知道是去干嘛了。

  在师傅不在身边的时间里,夜并没有偷懒,而是完全按照师傅教授的动作严格完成了每天一万次的上挑。

  日已西沉,师傅今天怎么还没回来,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传来脚步声,灭握紧手中的木棒,又是来要债的吗?

  三年来,夜打跑了无数要债的人,因为师傅是个酒鬼,虽然每天出去都说是去找寻狂战的真髓,但是夜知道他肯定又去索西亚酒馆喝酒去了。

  听着脚步声,有三个人,空气中压抑着很紧张的气感,来的人很强,夜心里想着,手中握紧了木棒。

  “小子,警惕性很不错呢。”是师傅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没有以往的那样中气十足了。

  林中走出来三个人,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师傅被另一个男人搀扶着,而那个女人有着尖尖的耳朵,黝黑的皮肤,是个暗精灵。

  那男人对身后的女人说:“罗克希,清除掉我们过来的痕迹,我不想它们追逐到这里来。”暗精灵点点头,准备向后走去。

  师傅摆摆手,站直了身子:“阿甘左,不需要了,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今后这小子得自己去闯荡,这里就废弃吧。”

  “你确定需要他走上狂战的路吗?你知道一旦成为了狂战,将意味着什么。”被称为阿甘左的男人如是说。

  “我要像师傅一样成为狂战士!”夜很认真的说。

  “哈哈哈,你瞧瞧,这小子很期待呢,他是我见过的最适合当狂战的人了,或许,他能超越我吧。”师傅笑得很大声。

  “小子你过来,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教你狂战的招式,那是应为当你施展血之狂暴之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

  “你会失去理智!无法区分敌我…我不希望看到你疯狂,知道么,夜。知道师傅为什么要你每天练习一万次上挑么?”

  夜茫然的摇摇头,师傅摸了摸夜的头,道:“师傅是为了锻炼你的心智,使你的心智更坚强,不至于遭到卡赞诅咒的影响,看来师傅当年没看错人,呵呵。”

  “如果我成为了狂战,我就能像您当初救我那样斩杀妖魔么?”

  “额,成为狂战必定会对你的精神有影响,你不介意吗?”

  “没什么,如果当初不是师傅您,我早就死在那格兰之森了。”

  师徒对视良久,笑了。

  “它们追来了。”一直没有出声的罗克希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双刀,阿甘左握住了巨剑的剑柄。

  “小子,你只要在自己灵魂深处呼唤卡赞之力,你就会得到卡赞的帮助,他的小部分力量将为你所用,这就是血之狂暴……”

  “来了!”

  ……

  在阿拉德大陆游历一年多了,跟着各路的佣兵一起进入了地下城完成赏金任务,消灭那些被瘟疫魔化的怪物。

  一年前的那一战中,师傅燃烧了剩余的生命,爆发了狂战最终奥义——魔域血煞,强大的敌人全灭了。而师傅却倒下了,临终前,师傅从背后抽出一把长长的太刀

  艰难的交到也得手中,道:“夜,这是师傅毕生精力所锻造的刀,他有巨剑的破坏力,又有太刀修长和锋利,我想你是他最合适的主人了…”

  师傅去了…

  夜看着手中那把闪耀着暗红色光芒的刀,刀身上刻有两个字——绝刀。

  夜来到大陆的东方,那里充斥着盗贼,充斥着危险,他接到了一个少女的委托,进入迷乱之村,去找回被盗贼劫走的孩子,少女的弟弟。

  少女名叫莲,在诺斯马尔准备的这几天,莲天天缠着夜说赫顿玛尔的故事,听说那里鸟语花香,没有可恶的盗贼,没有恶心的大老鼠。

  如果夜不耐烦了,莲就会跳舞给他看,在帐篷外翩翩起舞,就像是精灵一般,胸前的达芙妮项坠闪烁七彩的光芒。

  “找到我弟弟以后,你要带我去赫顿玛尔看看哦,我长这么大还没出过诺斯马尔呢。”“好的,一定。”这是夜第一次有了笑容。

  夜进入了迷乱之村,后面却跟着莲,她强烈要求一定要一起去,夜没办法,只能带着她。

  在收割了无数老鼠和盗贼的生命之后,他们进入了村庄的深处,一片荒芜的土地上零零散散的竖着一些房屋的残骸,这这里真荒芜啊,夜心里想。

  “啊!弟弟!是弟弟!”莲指着残骸中那一排排的囚笼,其中一个与莲的容貌有七分相似的孩子躺在囚笼里,夜看了看其他囚笼里的人,这么多人,他们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思考着,大地开始震动,一只只硕大的老鼠从地面喷涌而起,而上面赫然站着魔笛使者-皮特!

  夜在游历大陆的时候曾经听说,在大陆的东方有一个极其邪恶的人,那就魔笛使者-皮特,它怎么会在这里!它的狡猾,它的残忍,这是夜听无数吟游诗人所诉说过的。

  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快跑!”夜用左手一把拉过莲的手臂,右手挥舞着绝刀划过囚笼,伸手将莲的弟弟扶起来,正准备向村口逃去。

  突然间,感到左手一松,夜回头一看,魔笛使者-皮特召唤出庞大的鼠群将莲抢了过去,“不~~~~~!!!”皮特一手掐着莲的脖子,一手执笛,吹响了魔笛送葬曲。

  莲痛苦的抽搐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道:“夜,快跑…!不要管我…快离开呃…”声音嘎然而止…凄美的脸庞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但是睁着的双眼早已失去了

  原本的清澈,鲜血顺着嘴角滴落在地上……皮特扬手将莲甩向夜。

  刹那间,夜的心抽畜了一下,天地之间唯有莲那失去生机的脸庞,还有那脸上触目惊心的一抹殷红的血,尘土扬起在他们的身边,莲像个破旧的布娃娃似的被抛在了夜的怀里。

  夜的眼睛闪烁出血红色的光芒,左臂的锁链被寸寸绷断,“我需要力量,卡赞!!!!我需要力量,我愿意献出自己的灵魂!”夜扬起手中的绝刀,仰天长啸。

  咕咕咕咕…夜的双眼变得更红了,一团团带有怨恨,狂暴,戾气的波波动从夜的身躯延伸到绝刀之上。夜颤抖着将莲的娇躯靠在一边的断墙上,喃喃的说道:“莲,等我

  战斗结束后,我会带你去赫顿玛…尔…玩的”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夜已经哽咽了。站起身,他咆哮着挥舞着绝刀像皮特砍去,皮特奏起了魔音交响曲,尖利的笛声似乎穿透立了夜的身体

  刺激着他的大脑,夜感到一阵眩晕,强大的意念使夜站了起来,由于皮特强大的威压,夜早已变成一个血人,浑身都是伤口,汩汩向外留着鲜血

  “不够啊!我还要更强的力量!卡赞将你的力量全部借给我吧!哪怕我燃烧自己的生命!!”夜疯狂了。

  “成交!”一个阴沉的声音从夜的心里响起,刹那间,天空骤然变色,整个村子笼罩在一股浓烈的杀气之中。“桀桀桀桀…”皮特仿佛在惧怕着什么。

  “蹦山裂地斩!”夜的嘴里冰冷的突出这5个字,绝刀上骤然燃烧起一团红色火焰,挥向皮特,铺天盖地的地狱之火从天而降,皮特害怕了!

  当绝刀接触地面的那一刹那,大地崩裂,从地底喷射出灼热的岩浆,吞噬了皮特的身体,皮特哀号着在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夜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走到莲的身边,靠着她,将她搂在怀里,缓缓的闭上眼睛……

  赫顿玛尔,索西亚酒馆里。

  角落里坐着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袍子里的人。

  他轻轻的抚摸着手中那把暗红色的刀,的刀身流动着嗜血的气息,刀柄上绑着一条可爱的娃娃的项链。

  他微微露出的左臂闪过一抹红色,那是卡赞的诅咒。

  “现在你的名字不再是绝刀而已,而是绝刀——红莲天舞,从今以后,你将永远伴随这我,直到我死去”

  光滑的刀身印出一双如同血一般鲜红的眸子,只是那眼角仿佛泛着泪花。

 


更多精彩推荐:

太刀流红眼pk加点

突破4分!鬼泣3分53秒赛跑悲鸣王者!

召唤师的技能改版及加点(图解)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昭昭 】

2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