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与勇士_DNF 视频站_游久DNF专区_DNF官网合作专区_抵制_DNF外挂

您的位置: DNF >> 娱乐区 >> 小说

下水道的女王----3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 2010-3-15   作者:艾梨舞  来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阿拉德历989年。

  贝尔玛尔公国、斯拉姆镇里街下水道。

  “帕丽丝小姐!求求你,再宽限两天吧!这笔钱我现在真的拿不出来……”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跪在地上不断的磕着头,哀求道。

  在他面前,帕丽丝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里的匕首。

  良久,帕丽丝抬头瞄了那中年男人一眼:“卡达,欠条拿来!”

  “是!”此前一直站在帕丽斯身边的高大少年转身走了,过了一会儿他就拿了张纸过来,递到了那个中年男子面前。

  中年男人看了眼,顿时冷汗直冒。

  “卡达,你念一遍!”帕丽丝吩咐道。

  “是!”

  卡达拿起欠条,郎声念道:“阿拉德历988年X月X日我在下水道赌馆欠下了赌债十万金币!因无足够现金,故以店铺做抵押,立此据,一年后偿还!立据人:胖洪!”

  胖洪一边听着卡达朗诵,一边冒汗。

  “这张欠条,是你亲自写下来的,我有说错吗?”帕丽丝清冷的说道。

  “是……是的……”胖洪颤抖着声音回答。

  “很好……”帕丽丝抬起她那张俏丽的脸:“卡达,立刻让东街的弟兄接收他的店!”

  “什么!”胖洪大急:“不能啊!”

  “呵……为什么不能?”帕丽丝冷笑。

  其实她想要这家店已经很久了,原因无他:这家店是斯拉姆仅有的几家武器店之一,而且是由虚祖国的商人进行供货。

  现在,她的下水道联盟已经控制了里街的主要地界和生意,然而其他帮派却依然或多或少的在里街留有据点。这些据点虽然不大,但在帕丽丝看来却犹如眼中钉一般!因为这些据点会不时的挑起事端,强抢她的生意,甚至打死她的手下。

  然而帕丽丝却不能用强硬的手段摧毁这些据点,原因很简单:她的帮派没办法自己搞到武器!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能主动开罪其他帮派,因为她还没有那个本钱去火拼……

  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帕丽丝自然不会放过。能否顺利的把这家武器店铺变成自己的东西,可谓直接关系她的身家性命。只有把这条渠道真正打通,她才有底气去面对其它黑帮!

  于是,当一年前胖洪在里街做起武器生意时,就被帕丽丝给盯上了。帕丽丝根据这家伙好赌的性格,设计将他引诱进了自己在下水道内开的赌场。果然这家伙在赌场里一掷千金,终于一输再输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店给押了上去……

  “帕丽丝小姐……不不!大姐!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八个月大的孩子,全家的伙食都赖我这家店!你不能收走啊!不能啊……”胖洪哭喊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你没钱可还,那就按照你自己立下的欠条,用你的店来抵债!怎么,事到如今你难道还想赖帐?呵呵……天下可没那么便宜的事情!卡达!你还站在这干什么?!一个小时之内胖洪的武器店若还没转到我的名下,你就自行了断吧!我帕丽丝没兴趣养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饭桶!”帕丽丝厉声吩咐。

  “是……是……我这就去办……”卡达抹了抹汗,连忙跑了出去。

  见到卡达离去,胖洪顿时摊在了地上。

  帕丽丝瞄了他一眼,她十分清楚胖洪那貌似屈服的外表下隐藏的怎样的心思:肯定是恨不得把她先奸后杀,杀了然后再奸!如此循环,反复N次……

  “胖洪先生!”帕丽丝突然笑了起来。

  “在!……在!……您有何吩咐?!”胖洪以为事情有转机,连忙抬头。但在接触到帕丽丝那双狠毒的眼睛后,一个激灵,立即低下头,不敢再直视她的双眼。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保护费已经有两个月没缴了,对吧?”帕丽丝阴冷的说。

  “帕丽丝小姐……”胖洪一惊,正准备哀求,却被帕丽丝给打断。

  “现在你店都没了,那肯定就没钱补回欠缴的那两个月,既然如此……”帕丽丝说着,把之前拿在手上的匕首扔了到了胖洪面前:“想来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规矩!那么……说吧!要左手还是右手,你自己决定!又或者……我帮你解决?”

  胖洪汗流浃背,突然间他跳了起来,指着帕丽丝大骂:“帕丽丝!你这婊子!贱货!妓女!你……你不得好死……唔!”

  胖洪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一个大钳子紧紧卡住!等他回过神才发现,原本离他还有好几步远的帕丽丝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前面。

  “呵!……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婊子,贱货,妓女!怎么?继续骂啊!”帕丽丝阴冷的笑道,同时掐住胖洪的手慢慢的收紧。

  “咕!……”胖洪两眼翻白,口吐白沫,手脚不停的抽搐着。

  “哼!废物!”帕丽丝冷哼一声,放开了手。捡回了一条命的胖洪捂着脖子,不停的咳嗽。

  然而正当他庆幸不已时,帕丽丝那催命的声音再度响起:“拉出去,把他的手脚全都给我卸了!”

  “不!帕丽丝大人饶命啊!……”胖洪在绝望的大喊中,被拉了出去。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惨叫声,帕丽丝闭上眼睛,仔细倾听着连绵不断的惨叫。

  这可是世间最动听的音乐啊……

  而在大堂里的其他人则面面相觑,虽然他们早已见识过帕丽丝那狠毒的手段,但今天的情景依然让他们一个个觉得背脊发凉。

  这个女人,着实让人不敢生出丝毫的反抗之心……

  “大姐头!”没多久,把胖洪拖出去的几人就回来了。

  “人呢?死了吗?”帕丽丝淡淡的问。

  “没有,不过快了!”

  “很好……”帕丽丝点点头:“把他装箱子里,送到托马斯家族!告诉他们,让他们的人在日落之前给我全部滚出里街!否则……这个死胖子就是下场!”

  “是!……额……请问一下,是否给他包扎……”几人犹豫的问道。

  “太浪费了,直接送过去就可以!”帕丽丝打断他们的话,面无表情的吩咐。

  “是!”几个人退了出去。

  不久,卡达就回来了:“大姐头!”

  “办好了吗?”

  “好了!”

  “很好!你先下去吧,塔伦•托马斯很快就要来找我谈判,让下面的人做好准备!”

  “是!”卡达恭敬的退了出去。

  帕丽丝坐回椅子上,拿起一瓶啤酒,直接用手指翘开瓶盖后,一仰头,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三年前,当她亲手杀死里格拉尔之后,她的人生就彻底堕入了黑暗之中,从此与鲜血为伴。

  之后,她就开始逐渐地变成令人谈之色变的斯拉姆镇的黑道头目之一,变成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下水道公主”

  呵呵,下水道公主?生活在下水道的女人,居然也能被称之为“公主”?真是讽刺!……

  帕丽丝自嘲的笑了笑。

  也许,胖洪说的没错,自己以后终究会不得好死吧……

  帕丽丝又仰起头吞了一大口,任由辛辣的啤酒冲刷着她的喉咙。

  “呼!……”帕丽丝轻出了口气,抬头望向窗外,那玫瑰红的眼眸里射出一丝毒辣的光芒……

  华灯初上。

  贝尔玛尔公国、斯拉姆镇二号街。

  帕丽丝上下打量着眼前这栋华丽的建筑物,这是她在斯拉姆见过的最好的房子。

  “呵!……老狐狸真会享受!”帕丽丝暗笑,随后走了进去。

  在豪宅里,她随处可以感觉到从四周射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

  看来塔伦•托马斯这老家伙早有准备!帕丽丝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她伸手将帽子微微顶起,四周顿时传来阵阵赞叹声、猥亵下流的笑话和淫秽的言语。

  流氓对于女性不存在任何的尊重,准确的说,他们只尊重比自己强的人……

  “您是帕丽丝小姐吧?”这时,一名穿着华丽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

  帕丽丝点点头:“我来找塔伦•托马斯!”

  “老板已经准备好见你了,不过您得脱了衣服才能进去!”中年女人说道。

  “为什么?”帕丽丝皱了皱眉头。

  “任何人都不能带着武器去见老板,所以您得穿上这个!”中年女人说着,递给帕丽丝一叠雪白的绸缎。那是一件有蕾丝花边的白色低胸晚礼服,缝制得精美而雅致,又轻又薄。穿上这件衣服的话,身上肯定什么武器都藏不了。

  帕丽丝笑了笑,开始动手脱掉红褐色的紧身皮甲,当她把皮甲扔到地上时,发出了很重的声响,很明显里面藏着某些金属物体。

  然后她开始解开皮带,皮带里也有一些东西,沉重而危险的东西。

  最后她脱掉长裤,长裤里也藏着许多的飞镖和铁片。

  然而周围人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这些东西上面。

  帕丽丝有一副足以让男人疯狂的身材,高挑匀称,肩膀圆润,胸部丰满坚挺,腰肢纤细,小腹平坦,双腿浑圆修长,这让包括中年妇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赞叹不已。

  遗憾的是,在这副美丽诱人的躯体上却布满了长短不一、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疤。

  帕丽丝冷眼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疤痕:这是生活留给她的礼物,坚硬而冰冷的生活在她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伤疤,并且把她的心从一块血肉锻打成了一块纯钢……

  “可以了吗?”帕丽丝穿上了晚礼服后,问道。

  “还不行!还有您的头发!”中年妇人硬着声音说道,手上还拿着一把象牙梳子。

  帕丽丝轻笑一声,大方的扯下束发的头巾,任由银灰色的长发披散下来。

  中年妇人仔细地梳理了一遍她的头发,从头发里搜出四枚淬了毒的长针。之后又从她的头巾里取出了一瓶很小瓶的毒药。然后,妇人又用一大块磁石从头到脚地把帕丽丝按摩了一遍,搜走了她的十枚纯钢打造的指甲套。

  这一幕幕景象都让周围的人胆战心惊: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把这么多玩意儿藏在身上的……

  “好了,您可以进去见老板了!”中年妇人终于放行。

  “保管好我的东西,别给弄乱了!”帕丽丝笑道,随后移步往内室走去。

  很多城市都有两套秩序。城市就像一个巨人,一个庞大的有生命的东西。一个大脑指挥不了它硕大的身躯,必须有两套秩序才能令它正常运转。

  一套秩序在光明中约束它的行为,这一套秩序被称作法律;而另一套秩序,则在黑暗中维持它的活力。

  黑暗中的秩序有很多名字;而今晚的会面,将决定着在斯拉姆镇,它的名字究竟是“塔伦•托马斯”,还是“帕丽丝”……

  塔伦•托马斯今年五十岁,也许更老。他做过很多行。小偷,强盗,流氓打手,走私商人,保镖,雇佣兵,以及各种不受欢迎和尊重的职业。

  他是一个矮壮,秃顶,情欲旺盛的男人。

  他阴险,多疑,狡猾,心狠手辣。

  正是这些优点才让他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身为斯拉姆黑暗秩序的代表人物之一,塔伦•托马斯自然知道他今天即将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帕丽丝,一个新近崛起的黑道女王。

  听说,这个帕丽丝是个相当出色的美人。“下水道公主”的名头既包含了对她出身的讽刺,也包含着对她那无双美貌的赞赏。

  然而,在她亮丽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残忍的个性,可说的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蛇蝎美人。

  听说,她的手段极为毒辣,对于反抗她的人决不留情。事实上,这几年来敢于反抗她的人,以及当初欺负过她的人,下场都非常的凄惨……

  听说,她的实力十分强劲,两年来,无数的刺客前去刺杀她,但最后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听说,她的剑术极好,同她较量过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说:在她身上能隐约看到阿甘左的影子……

  无数的“听说”为塔伦•托马斯大体上概括出了一个铁石心肠、行事狠辣、不轻易相信他人的帕丽丝。

  “下水道的公主”只是一些好事的肤浅之人给帕丽丝安的名头,而黑道中人更愿意称呼她的另一个绰号——毒妃!

  这样的人确实让他感到棘手,不过他自有办法应对,武力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智慧。

  “呵呵!帕丽丝公主,欢迎驾临寒舍!”塔伦眯着眼打量着坐在长桌对面的帕丽丝。

  的确是一个天生的尤物啊……

  “过誉了,我可不是什么公主,我只是个跟您一样生活在黑暗里的人而已!”帕丽丝淡淡的回答。

  “下水道公主”这称号她虽说并不反感,但也绝对谈不上喜欢。

  “哈哈!那么……帕丽丝小姐,本人略备薄酒为你接风,还请赏赏脸啊!”塔伦指了指摆在帕丽丝面前的餐点,笑道。

  帕丽丝随手翻了翻精美的菜肴,突然笑了起来。

  “不介意的话……能否把我这份和您那份对调一下?”帕丽丝笑道。

  “哈哈哈哈!小姐真的是防备周到啊!”塔伦大笑,示意一旁的侍者把两人的餐点调换过来。

  “彼此彼此!”帕丽丝暗指刚刚在外面被彻底搜身的事情。

  塔伦大笑,叉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

  “好了,再扯下去的话那我们今天就别想谈其它事情了!我不想花上半个小时和一个人交涉!”帕丽丝浅啜了一口葡萄酒,淡淡的说道。

  “呵呵!小姐真是快人快语,那么你先请吧!”塔伦笑道。

  “我要说的很简单!”帕丽丝的口气透露出一丝冷然:“您有两条路:一是归顺于我!您继续支配您的二号街,不过要听我的命令!”

  “呵呵!”塔伦眼里闪过一丝杀意:“那第二条路呢?”

  “反抗我,然后提早归西!就这么简单!”帕丽丝轻快的说道。

  “很好……”塔伦的微笑慢慢的变成了冷笑:“不过本人应该还有第三条路!”

  “噢?请说……”

  “那就是你做我老婆,我帮你疏通下水道和打理里街,怎么样?”塔伦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帕丽丝那丰满的胸部上游弋。

  “呵哈哈……”帕丽丝轻笑:“您认为我会答应么?”

  “那可由不得小姐了!”塔伦笑道。

  这时,门“碰”的一声被打开,六个黑衣人走了进来,把帕丽丝围在中间,旁边的侍者也拿出了藏在身上的尖刀。

  “如何啊?帕丽丝小姐,想想你现在的处境,我劝你还是答应比较好!”塔伦得意的笑道。

  “十、九、八……”帕丽丝没有回答,反而不慌不忙的在那倒数起来。

  塔伦疑惑的看着她,同时示意旁边的手下先不要动手,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能玩出什么把戏。

  “……四、三、二、一……”当帕丽丝数到一时,塔伦突然全身颤抖起来。

  他只觉得此刻五脏六俯如同刀绞一般,同时虚汗不断往外冒!

  塔伦知道自己中毒了,但他想不通的是,自己一切小心谨慎,也和帕丽丝时刻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她是如何下的毒?

  这时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不介意的话……能否把我这份和您那份对调一下?

  原来……塔伦咬着牙望着桌上他刚用过的餐点。

  “呵呵!我已经给过您机会了,您既然不想珍惜,那就给我下地狱去吧……”帕丽丝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说道。

  “杀……杀……”塔伦指着帕丽丝,痛苦的下着命令。

  但随后,他看到帕丽丝站起来,一阵紫色的烟雾从她身上冒出,之后跟随自己多年、忠心耿耿的手下一个个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这时塔伦明白了,明白为何帕丽丝会被称为“毒妃”!

  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

  帕丽丝拿起桌上的葡萄酒,仔细的端量着。

  这酒的颜色还真不错,和鲜血一样……

  她仰起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一个人坐在那。

  尽管周围都是尸体,但她却对这种死亡的气氛情有独衷,因为活人会无时无刻不在算计自己,而死人就不会。

  不久,卡达就带着一帮人冲了进来。

  “大姐头!这……”卡达惊讶的望着地上的尸体。

  “你们的动作太慢,所以我就先摆平这边!”帕丽丝淡淡的说道。

  “大姐头,这是塔伦•托马斯的孙子,我给抓来了,您看该怎么处置!”卡达把一个捆得结结实实的胖子扔到地上。

  “呵呵!奥耶武少爷!想当初你把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烧饼抢走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啊?”帕丽丝阴冷的说。

  不错,这个奥耶武就是八年前抢了她的烧饼,还把她打个半死的那个男孩。如果不是碰上了阿甘左叔叔,搞不好自己就死在那了。

  听了帕丽丝的话,奥耶武连忙大声求饶。

  帕丽丝冷眼望着他,突然感到一阵疲倦。

  “卡达,把他带下去,你爱怎么处理都可以!”

  “是!”

  卡达阴笑着将吓得屁滚尿流的奥耶武带走。

  帕丽丝长出一口气,打量着这个大厅。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

  一个月后……

  帕丽丝处理完帮派的事务后,就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面,还把窗帘拉了起来,让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

  虽然她早已不再惧怕阳光,但仍然觉得在黑暗中更舒服。

  真无聊啊……

  当一个又一个对手倒在她前面之后,她才惊觉:自己已经完全离不开那种血腥的生活了!

  想到这,帕丽丝不禁怀念起塔伦•托马斯来……

  若是阿甘左叔叔知道了的话,会不会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呢?

  帕丽丝苦笑着想。

  这时,门外的一阵对话声传入了她的耳内。

  “喂!你听说了吗?有人从格兰之森出来了啊!”

  “有这种事?我还以为能从那里活着出来的人还没出生咧!”

  “呵呵!据那个人说,格兰之森里有着堆积如山的宝藏啊!”

  宝藏?帕丽丝顿时两眼放光……

  “噢!这么说起来,前几天,住在二号街破房子的阁楼的涅德巴尔的儿子就从一个格兰之森回来的冒险家那里拿了块宝石回来啊!”

  宝石?帕丽丝两眼变成“¥”型。

  她发现,自己好像有新的事情可以做了……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帕丽丝收拾行李偷偷的溜出了斯拉姆,开始了寻宝之旅。

  反正斯拉姆我已经呆了八年,继续住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这次出去也许还会碰到阿甘左叔叔和卢克西姐姐呢,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八年没见了啊……

  至于自己走后斯拉姆会变成什么样子,这就不在帕丽丝的考虑范围内了,毕竟还是宝藏比较重要,不是么?

  阿拉德历989年,大陆各地陆陆续续的出现了这么一些人,他们到处旅行,消灭狂暴的怪物,人们把他们称之为“冒险者”。

  这一年,帕丽丝十九岁。

  PS:这一章是抄袭《阿拉德英雄传》的,因为我们实在不会描写黑帮斗争-0-``另外这篇书是有三个一起写的`所以语言习惯会偶尔出现较大的差别`见谅``

2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