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与勇士_DNF 视频站_游久DNF专区_DNF官网合作专区_抵制_DNF外挂

您的位置: DNF >> 娱乐区 >> 小说

下水道的女王----2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 2010-3-11   作者:654314916  来源:本站原创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阿拉德历986年,贝尔玛尔公国,斯拉姆镇。

  夜晚的天空下着大雨,有条纤细的人影在风雨中摇曳。

  帕丽丝喘了口气,冬天的雨水淋在身上真是冷得要命,脚已经完全冻麻,深深地吸了口冰冷的空气,她并没有感到疲倦。

  里格拉尔的家快要到了。

  虽然只有两天没见到他,但对于帕丽丝来说却如同过了两年一样难熬……不过现在都过去了,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里格拉尔,帕丽丝就雀跃不已,仿佛已经看到情人对自己绽开的笑容,就连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自从跟阿甘左和卢克西分开后,她不知不觉中已经居住在这有五年时间了……

  记得当年分开时,卢克西姐姐给了她一笔钱,一笔原本足够让她安稳的过上一阵子的钱。如果当时她够聪明的话,还可以依靠这笔钱离开这个地方……

  但那时候,帕丽丝还沉浸在阿甘左和卢克西离去的悲伤之中,这时候,里格拉尔出现了。

  里格拉尔是个高大英俊的大男孩,晚上睡觉时,他那有力的双臂和温暖的胸膛使帕丽丝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帕丽丝,等攒够了钱,我们就离开这里,去一个美丽的、只有我们两人的地方生活!”听着里格拉尔的话,一道异样的情丝开始在帕丽丝心中萌动着,她恋爱了。

  不过当两人正式在一起后,开销增加,热恋之中的他们花钱毫无节制,卢克西留下的钱很快就一个子儿都不剩了。

  所以当里格拉尔得了重病时,帕丽丝才豁然惊觉:他们居然把救命用的钱都给花光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重新走上街头,用尽一切她能想到的办法拼命赚钱。

  但是,那些依靠偷窃和乞讨得到的一点点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看着里格拉尔的病情日益严重,绝望的帕丽丝终日泪流满面。

  不过一个酒保的话让她重新燃起希望,那个酒保对她说:“有位老板注意你很久了,对于你的情况也有些许了解,他说只要你跟他回去,陪他睡一晚,他就给你钱。”

  陪他睡一晚就给我钱?天大的好事让帕丽丝难以拒绝,于是她答应了……

  当天傍晚,那老板就来接她走了,一路上,帕丽丝发现,老板的视线总是停在她的胸部和脸上,眼里也闪着让她感到不安的光芒。

  很快,帕丽丝就明白,原来所谓的“陪他睡一晚”并不只是单纯的睡觉而已……

  那个夜晚是痛苦的,老板在帕丽丝的身体上尽情发泄着兽欲。一开始,帕丽丝拼命抗拒,但老板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停了下来。

  “妈的!来了这还装纯?哼!想多要点钱是吧?告诉你,今天你要不乖乖的让老子爽一下,那就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听着老板凶恶的语气,想到奄奄一息的里格拉尔,帕丽丝认命的闭上眼睛,不再挣扎。

  见她这样,老板发出充满挑逗意味的笑声,压下头用力嗅了嗅帕丽丝的发香,同时颤抖的双手一只抚上帕丽丝高挺迷人的双峰,另一只则朝着她*滑去……

  忍住!只要能救里格拉尔……阵阵撕裂的剧痛中,帕丽丝拼命对自己喊道,但不受控制的泪水,还是顺着她的眼角向下滑落……

  那天晚上,老板玩弄了她整整一夜,并在她的躯体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痕!

  不过,所有的痛苦都是值得的,那老板信守诺言,天亮后就给了帕丽丝一些钱,虽然不多,但足够救回里格拉尔了……

  而帕丽丝从此也学会了用另一种方法赚钱,这是一条所有人都看不起的路子,别人都管这一行叫做“妓女”……

  帕丽丝用力摇了摇头,甩开脑海之中那噩梦般的回忆。

  轻轻地走在村路上,但讨厌的泥浆还是不愿放过她的新靴子,心疼地看了看,这可是用自己所有的积蓄买来的熊皮靴子,没想到,这才第一次穿,就给……不过,她又笑了起来,右手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包袱,那里面也有一双一样的熊皮鞋,不过这双是给里格拉尔的。

  “帕丽丝,我喜欢你,做我的新娘好吗?”两天前,里格拉尔对帕丽丝说。就因为这句话,帕丽丝兴奋得整夜睡不着。

  她还记得,卢克西曾经对她说过:“女人嘛……一生之中最美的时刻,就是当上新娘,披上婚纱的那一刻,那时的女人是最美的。”

  “那阿甘左叔叔的新娘呢?是不是也很美哇?”记得当时,自己兴致勃勃的问道。

  “这个……大概吧,你应该很快就可以看到了。”没想到卢克西姐姐却一反常态,略带扭捏和害羞的神情回答。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卢克西姐姐出现那样的表情呢,要知道,平常她都是凶巴巴的……

  里格拉尔一定会准备一个很棒很棒的婚礼,然后我就穿着漂亮的婚纱站在他身边,那时,我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里格拉尔则是最帅的男人。

  对了,还要把阿甘左叔叔和卢克西姐姐请来,我要当新娘了,他们一定会非常高兴……

  帕丽丝在心中快乐的瞳憬着。

  熟悉的房屋还亮着灯,他还没睡下,一定又是在看书,如果不是这大雨,他应该是在屋后的庭院中练剑吧?帕丽丝心中有一丝骄傲,她的男人是多少的了不起,他虽然也生活在混乱的斯拉姆镇,却完全没有其他人的粗暴阴暗。

  并不意外地发现院门已经关上,帕丽丝调皮的眨了眨眼,整理了一下衣服后,一个鱼跃,跳过了一人高的泥墙,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小小的院内。

  她打算给恋人一个惊喜。

  慢慢走近屋子,她却突然停住了,因为从屋子里传来了一男一女两道笑声,女的她不认识,而那到男声……是里格拉尔!

  落在身上的雨水更冷了,冻麻的双脚仿佛针扎一样刺疼,帕丽丝全身的血沸腾了起来,向脑袋涌去。不过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门边,从没有关严的缝隙中看到了里格拉尔,火盆里用于取暖的火焰正熊熊燃烧着,火光映在他的脸上,两天不见,他没变,金色的头发闪闪发亮,健壮的身躯*着坐在床上,碧蓝色的眼眸中含着笑意。

  “哈哈哈哈!帕丽丝那小婊子就这么听你的话?”那个靠在里格拉尔怀里,同样全身*的女人夸张的浪笑道。

  “那女人,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把她迷得晕头转向的,你没见她在床上那股骚劲……”里格拉尔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惊粟地喘息一声,帕丽丝愕然的站在那,完全无法相信,里格拉尔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哎!……”女人离开了里格拉尔的胸膛,转而趴在他肩上:“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走啊?”

  “别急嘛,我知道帕丽丝还藏着一笔私房钱,等我把那些钱弄到手,我们就离开……”

  听了里格拉尔的话,帕丽丝甚至连呼吸都忘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掉了,很痛……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小杂种?”那女人又发话了。

  “嘿嘿!”里格拉尔露出阴冷的笑:“那女人长得还不错,把她卖到妓院去,应该能赚上一笔……”

  他话还没说完,屋门就被重重的踹开,寒风带着冷雨也随之涌了进来。

  依偎在一起的两人惊讶地转头,看到浑身湿透的帕丽丝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紧盯着他们,酒红的眼眸里闪烁着令人胆寒的凶光。

  帕丽丝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对全身*的男女,有点惊讶自己居然一滴眼泪都没流。

  “帕……帕丽丝……”里格拉尔心虚的别开眼,不敢对上帕丽丝的目光:“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来了?”

  “怎么?嫌我坏了你们的好事?呵呵……我倒觉得我来的正是时候!”帕丽丝的语气很平淡,却隐约透露出一股冷酷的杀意。

  她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的傻到家了,居然为了这样一个混蛋不惜抛弃尊严,去做妓女。可结果呢?

  长久以来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愤怒和屈辱在这一刻,一齐涌上心头!

  “帕丽丝,你听我解释……”里格拉尔急忙走上前。

  这时,帕丽丝的右手闪电般挥出,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里格拉尔脸上。

  “不用再解释了!你刚刚不是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吗?!”无法继续抑制心中的怒火,帕丽丝大吼道。

  “你不是想要我的私房钱吗?!”帕丽丝拿出包袱里的熊皮鞋,狠狠的砸在了里格拉尔的脸上:“这就是!”

  随后帕丽丝解下了腰上的皮鞭,一仰手,狠狠的抽打在里格拉尔那*的身躯上,顿时留下了一道伤口。

  里格拉尔发出痛苦的哀嚎,捂着伤口滚来滚去。

  帕丽丝冷眼看着他,以前这个男人有些小伤小痛都让她心痛不已。如今,看到他痛苦的样子,自己心里感觉到的,只有痛快……

  帕丽丝转头,缓缓走向旁边的女人,女人吓惊叫起来。

  “不!……别别……别杀我……啊!”随着女人一声惨叫,帕丽丝收回皮鞭,冷笑着看着她。

  “呵呵……你刚刚说什么?我是小婊子是吧!”仰手又抽了一鞭。

  “你还说了什么?我是小杂种?”再抽一鞭。

  “贱货!敢抢我的男人?!我他妈打死你!”帕丽丝咬牙切齿的挥舞皮鞭,不断抽打在女人雪白的胴体上,引来阵阵哭喊。

  “呵哈哈哈哈哈!”帕丽丝疯狂的笑了起来:“里格拉尔!你听听,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啊……”

  里格拉尔满脸恐惧的望着她,那个温柔活泼的帕丽丝呢?眼前这个简直就是地狱来的魔鬼!

  “狗娘养的狐狸精,给我去死!”帕丽丝用皮鞭紧紧的勒住女人的脖子。女人双目圆瞪,拼命挣扎,却被帕丽丝用腿死死的夹住腰间而无法挣脱。

  不久,她的四肢软绵绵的摊下,咽气了。

  “里格拉尔,我们之间好象还有事没谈呢,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帕丽丝眼角余光瞄到正要乘机逃跑的里格拉尔,冷笑道。

  “帕丽丝,我错了!你就看在我们的情份上高抬贵手,饶了我吧……”里格拉尔连忙跪下求饶,不过他还没说完,就被帕丽丝一脚踢到了墙角。

  “我们的情份?去他妈的情份!那全是你的鬼话!都是假的!假的!”帕丽丝疯狂的嘶吼,同时她的双脚在里格拉尔身上不断的又踩又踢。

  过了一会,帕丽丝似乎是累了,没有继续殴打,而是靠着墙壁微微喘息。

  里格拉尔忍着混身伤痛,爬起来想要逃走,却被帕丽丝抓着头发,提了起来。

  “里格拉尔,你爱我吗?”帕丽丝一改刚才的狰狞,语气温柔的问道。

  “爱……我当然爱你,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就是你……”里格拉尔以为事情有转机,连忙巴结道。

  但换来的,只是一个耳光。

  “你爱我吗?”扇了耳光后,帕丽丝再次问出同样的问题。

  “爱……”里格拉尔满嘴鲜血,语调不清的说道,刚刚帕丽丝的那一巴掌打碎了他几颗牙齿,此时他的左脸颊已经红肿起来。

  帕丽丝提起他的头,然后又是一巴掌。

  “你爱我吗?”帕丽丝接着问,不过这次她没等里格拉尔的回答,问完后直接打了他一个耳光。

  此后过程都是一样的,帕丽丝每问一句就扇一耳光。不久,她终于停下了,撒手,松开里格拉尔。

  里格拉尔的脸已经肿成了一个猪头,牙齿全都被打碎了,他躺在地上,怨毒的望着帕丽丝。

  “以前,有一个对我很好的大姐姐跟我说起过她故乡的一个传说。”帕丽丝蹲下身子,温柔的看着里格拉尔。

  “她说,如果不希望心爱的人离开你的话……”帕丽丝一边说着,一边拔出匕首:“……就把这个刺进他的胸膛,这样一来,他就能永远的留在你身边了。里格拉尔,我好想把你永远留在身边啊……”

  里格拉尔的目光由怨毒变成了恐惧和哀求,但这无法挽救他的命运。

  锋利的匕首捅进了他的胸膛,然后拔出,喷射而出的鲜红血液溅了帕丽丝一身。

  帕丽丝木然的望着死去的里格拉尔,一言不发,转身走进湓泊大雨之中。走了一会,她双腿一软,跌坐下来。

  “呵呵呵呵……”帕丽丝发出几声低沉的笑。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啊……”

  低笑逐渐演变成大笑,最后变成了痛哭……

  “爱……都是谎言!”若干年后,帕丽丝这么对阿斯卡说。

  这一年,帕丽丝十六岁。 
 

【游久网(U9)责任编辑:二月春风】

2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