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与勇士_DNF 视频站_游久DNF专区_DNF官网合作专区_抵制_DNF外挂

您的位置: DNF >> 娱乐区 >> 小说

阿拉德英雄传第三十三章---索德罗斯

[挑战编辑部][已跟帖条] 2009-8-16   作者:张寒生  来源:    



房间不算很大,但是很整洁——原本应该很整洁。窗帘半拉着,所以光线有些昏暗。房间里的陈设装饰朴素而精致,看得出来,它的主人是个细心而热爱生活的人。

现在,这个细心而热爱生活的人正静静地躺在床上,血已经浸透了她的衣裳,浸透了她身下的床单,在地上汇成暗红色的一片。

屋子里有搏斗的痕迹,死者的手腕上也有瘀伤。然而致命的伤口只有一处,在死者的胸前,胸骨的下缘。伤口很深,干净而利落。斜向上直刺心脏,一击致命。

凶器是一把短剑。现在这把短剑就落在床头,落在死者的手边。剑锋和用白银装饰的剑格上都沾满了已经凝固的黑色血块。

索德罗斯静静地站在房间里,看着神情安详的死者。这种事情本不该他来处理,这是比塔隆守卫的职责。但是凶案发生在红袍剑士家中,而相关人员的身份又实在太特殊。皇帝陛下不在国内,索德罗斯是目前德罗斯国内身份最高的人。作为光剑皇族唯一的黑袍,他的手中握有一定的权力。然而他很少使用自己的这种权力。不过现在看来,他必须使用这权力了。

在他身边站着的是比塔隆守卫队的验尸官。验尸官紧张的满头是汗,正在羊皮卷上做着记录。

“死者一名,女,二十四岁。死因系……”

索德罗斯淡淡地道:“是自杀。”

当然是自杀。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那是自杀的伤口。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结束自己的生命的。

验尸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记录好的卷轴递给索德罗斯过目。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处理过无数的凶案现场,比这更凄惨更可怕地现场他也见过,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公寓的窗外传来马车的声音。索德罗斯走到窗前,拨开窗帘。一辆四匹马拉着的黑色马车停在楼下。马车上装饰着金色的玫瑰花纹。

该来的,还是来了。

德梅兰今年六十三岁。在德罗斯首相这个位置上,他已经坐了十四年。在德罗斯,他手中权力几乎仅次于皇帝陛下本人。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德梅兰是一个永远镇定而冷酷的人。但是现在,他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他跳下马车,直接大步走进公寓中。公寓里到处是守卫。他们向首相大人行礼,德梅兰却完全不在意他们。他径直走上二楼,大声道:“这里现在谁负责!?”

一扇门被推开,身着黑色长袍的索德罗斯出现在首相大人面前。

“这里现在由我来负责。”索德罗斯平静地说。德梅兰摘下手套放进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为什么是你来负责?凶杀案件应该是由城市守卫来处理的吧?”

“对,本来应该是由城市守卫处理的。”索德罗斯说:“不过这次的死者是红袍剑士巴恩的妻子艾米丽,事关光剑皇族,所以应该我来负责。”

“不对!”德梅兰大声说:“如果死者的身份特殊,皇帝陛下又不在国内,按照法律,这里应该由我来负责。现在立刻把这个案子移交给我。”

“不可能。”索德罗斯微微笑笑。他的笑容安静而平和,却一下子击碎了德梅兰最后的希望。

“德梅兰大人,令公子这次闯的可是大祸啊。”他微笑着看着德梅兰的脸,看着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首相苍白的皮肤上渗出来。

你应该是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但是这一次你却阵脚大乱。萨德尔是你唯一的儿子,你的独子。所以你的心乱了。

这些话索德罗斯没有说出来。他也不必说出来。首相的脸色白的像个死人,身体在微微的发抖。索德罗斯伸手抓住他的手。

首相的手也冰凉的像一个死人。

“来,我带你看看死者。”索德罗斯收起笑容。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德梅兰无法抗拒的力量。德梅兰踉跄着被索德罗斯拉进房间里。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她只有二十四岁。”索德罗斯把德梅兰一直拉到艾米丽的尸体前:“她的丈夫是光剑皇族的红袍剑士,现在就随侍在皇帝陛下身边。而您的公子却意图非礼这个女人,以至于她不得不用自杀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的名誉。”

德梅兰默然无语。

“如果您不是萨德尔的父亲,他不会有这个胆量。这已经不是管教无方的问题了。”索德罗斯的声音中压抑着愤怒。他放开德梅兰的手,向后退了两步。德梅兰转过身,低声道:“我能去看看萨德尔吗?”

“不能。他已经被严密地控制起来了。等候皇帝陛下回来处置。”索德罗斯说:“控制他的人都是你的权力无法控制,你的财富无法收买的人。”

“那么,打算怎样处置萨德尔?”首相的声音居然镇定了一点。索德罗斯转身走出房间,丢下一句冷酷的话。

“杀人偿命。”

与萨德尔的马车相比,索德罗斯的马车要更简朴一些。车厢也略微狭窄。尤其是车厢里已经坐了两个人的时候。索德罗斯坐到伊丽丝和吉格对面,关上车门。

“想不到你还要处理这些俗务。”吉格靠在柔软的皮革椅背上,看着索德罗斯。马车开动起来,索德罗斯叹了口气:“没办法,皇帝不在,这种事情只好我来处理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呢?”伊丽丝问道。索德罗斯摇摇头:“先把惹事的那小子关起来,等皇帝回来再说吧。估计他难逃一死了。”

吉格像狼一样笑了笑,忽然道:“前天晚上你和我交手时,其实没有尽全力,对吧?”

索德罗斯轻轻哼了一声,道:“你不也有所保留么?”

“你们两个家伙啊。”伊丽丝摇摇头:“如果你们都全力以赴的话,等皇帝回来就要重新盖一座皇宫了。”

“你也是,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出来说明吉格大人的身份呢?”索德罗斯略微不满地说。伊丽丝笑了笑:“因为我也很想知道,你和吉格究竟谁更强一些嘛。”

然后她正色道:“你因为顾虑到后果,所以没有尽全力与吉格交手,那么这一次你不直接处置逼死艾米丽的凶手,是不是也是在顾虑某些后果呢?”

索德罗斯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德梅兰现在毕竟还是首相,国家事务还需要他来处理。直接杀掉他的儿子的话,我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伊丽丝轻叹一声,道:“那么,你考虑过巴恩的想法吗?”

索德罗斯闭上双眼,道:“我已经老啦……”

吉格和伊丽丝同时大笑起来。索德罗斯一愣,也笑了。

是啊,在马车里的这三个人之中,其实索德罗斯反倒是最年轻的一个。

“还是直接把这件事情告诉巴恩吧。”伊丽丝收起笑容。

“瞒不住的。”

2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