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与勇士_DNF 视频站_游久DNF专区_DNF官网合作专区_抵制_DNF外挂

您的位置: DNF >> 娱乐区 >> 玩家交流

还是没名字(4)

[我要投稿] [已跟帖条]2009-2-22   作者:天使再生  来源:    

(4)紫沫与恶魔

    ( 怒了,做动画做了二个月左右,今天快完成所有画面时,正准备保存资料时,奇迹发生了。。。。。。瞬间的家里的闸刀闪了。。。。。。再开电脑,我真想抄起椅子啊。。。。。。资料全没了,白做的,怎么跟社团的人交代啊。。。。。。。。哎,还是老实写小说吧,废了我们几个的全部压岁钱,居然就这样。。。。。。)

     “额。。。。。。啊!”枫猛地睁开双眼,下意思的坐了起来,他微低着头喘气,半响,他才恢复,然后他马上下了床。“唔,头晕。。。。。”他用手捂着自己的额头,摇晃了一下,紫沫痛苦的表情忽然闪过脑海,太阳穴猛地一疼,但很快变消逝,他再次晃了晃脑袋,抬起头。“紫沫?”他叫道,但没有人回答,他马上感到不对劲,站起身,四处看看。“紫沫?!?”房间里根本就只有他一个人,他眉头紧皱,穿上外套,带上了枪械,跑了出去,就在门槛时,因为太急,一个趔趄,差点倒地,他站稳,准备转身,但刚刚侧过头,他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枫哥哥,你怎么了?”紫沫站在他面前,手中拿着两杯果汁,正歪着脑袋,略带稚气的看着他,眼睛莫名其妙的眨了几下。

     “额。”枫愣住了,半响,他才回过神:“没。。。。。。没什么。。。。。。”紫沫又眨了几下眼睛,然后把一杯果汁递到他的面前:“我看枫哥哥睡着时流了很多汗,以为你渴了(- -有这么判断的吗,应该拿扇子才对)就跟塞丽亚姐姐要了两杯果汁来。”

     “谢谢。。。。。。”枫接过果汁,看了看,橙色的,他不喜欢橘子。。。。。但他仍然一口气喝了下去。“唔。。。。。。居然是木瓜味。。。。。。”开始还以为是橘子汁,这一喝,居然是木瓜,这可是他最讨厌的味道,他双颊鼓着,一只手遮着嘴,要吐了的样子,但还好紫沫这时进了房间背对着他,很快的,枫翻下楼下,进卫生间,瞬间吐个精光,然后开跳翔,跳了上去,紫沫正喝完果汁转过身。

     “枫哥哥,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也?”

     “是,是么。。。。。。”貌似枫陪着紫沫,两天没吃饭了,再加上刚刚那一吐。。。。。。“紫沫,我陪你去刷图吧?”枫错开了话题。

     “刷图?好哇,很久没去了,嘿嘿。”紫沫不知为何,双眼冒光。

     “那,先把这个带上吧。”枫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杖子(粉色的,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好,自己想吧),递到紫沫的面前。“我们去天空城玩玩。”枫再次转过身。“走吧,紫沫!”

       。。。。。。

      “枫哥哥,你打左边,我打右边”两人到了悬空城的顶部,紫沫看了看两边的两个大眼睛,对枫说道,枫本来一个人就可以解决,不过,他认为紫沫穿着这么一身装备,应该没问题了。“OK,上吧。”枫换上了银弹,准备了冰手雷,便冲向左边的大眼睛,紫沫开始魔法咏唱,几个“铁甲战士”(忘了叫啥,就这么叫好了)上前阻拦,枫丢上一个冰手雷,群体冻住,无视他们,直接冲向BOSS,紫沫咏唱完毕,刚好几个骑士已经来到她面前。“地火!”巨大的火柱从她面前的地面冲出,那几个骑士瞬间飞上天空,枫看见了,举起枪,一人一发银弹,解决了那几个骑兵,他又看着那个大眼睛“拜拜,地狱领地(是这么叫吧?)。”瞬间秒杀(我没见过这一招,不描写了)。

     “啊-------”尖叫声传入正把玩着手枪准备转身给紫沫帮忙的枫的耳中,枫马上转身。

     “!!!!!!!”惊异的表情浮上他的脸,那个大眼睛已经倒地,但紫沫却不在它面前,而是被一个人背在肩上,好像已经晕了过去。

      有两个人,一男一女,都带着舞会面具,背着紫沫的人站在大眼睛的尸体上的,好像是一个剑士,身后背着一人多高的长剑,但他好象不是鬼剑士,因为他没有左手,(独臂大侠?错。。。。。。)空的衣袖在从两人身后的洞吹来的微风中飘动,他身边站着一个女人,腿上绑着枪夹,里面放着左轮。

    “我不清楚你们是谁,但是你们好像选错了要绑架的人了。”枫马上恢复冷静,面无表情的用枪指着两人。

    “似乎变得。。。。。。”剑士开口了。“相当的坚强了呢。”他冰蓝色的短直发自然的垂着。

    “嗯,确实,从以前的爱哭鬼变成帅小伙了呢。”女人和枫几乎一样的长银发在微风中飘逸,枫的心头忽然冒出一阵熟悉感。

   “啰嗦!”但枫并不在意这些,他扣动了扳机,银弹毫不迟疑的咆哮着向他面前的猎物冲去。

   “呵,实力好像也是。。。。。。”剑士将昏睡过去的紫沫放在大眼睛的尸体上,然后几乎和那个动作在同一时间,那把长剑出鞘,被那只右手挥动,银弹就在瞬间消失,准确的说是被斩成粉末,他周围银白色的残影还迟迟不肯散去。

   “什么!?”剑影乱舞吗?居然可以在一时间发出这么多斩击,可以看清子弹的轨道的枫惊讶的叫出声来。

   “确实比以前强多了,不过。。。。。。”微风拂过枫的脸庞,银发轻轻飘起,枫愣住了,这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还不够哦,等你体内的恶魔力量醒过来再说吧。”那个剑士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枫的身后,声音阴沉,正将手中的剑收回背部的剑鞘。

     鲜血从枫的肩部喷出,一道伤口从右肩一直延伸到了小腹,血液飞溅,枫倒在地上,双眸失去了神色。

    “看来,他体内的恶魔还在作美梦了,以后再来找他吧,再去看一下灵吧。”女人将紫沫抱起。“这孩子真可爱,不过。。。。。。出生在那样的家族就已经注定她的命运了。”两人似乎认识枫和灵,剑士身上没有溅到一滴血液,但他仍然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他又望着那个女人“啊,那孩子的话体内的恶魔应该要醒的早点。”两人转身正向他们来这里开的洞走去。

    “这就不麻烦二位了,我就在这。”忽然一个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

    “嗯?哦。。。。。。这确实。。。。。。”女人转过身。“这次就我来好了。”她把紫沫递到那位剑士面前,然后,冰蓝色的双眸中映入一个正坐在高处的双手搭在腿上的灵。

      灵跳了下来,拔出他的刀,看了一眼躺在脚边的枫。“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名字,又为什么攻击那个女孩。”灵将手中的刀锋指着两人。“但是你们绝对会后悔的。”

    “是这样吗?”女人双臂展开,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那么,开始吧,表演时间!”她连武器都没有拿,便冲向灵。

   “小看我?”灵看着赤手空拳冲过来的女人,将刀横握,准备使用鬼影闪,但就在他准备攻击时,那个银发女子忽然消失了,灵愣住了。

   “我在这呢。”声音从灵的头顶传来,灵马上抬起头,两个脚已经到了他面前。

   “啊!”灵被那个女人踩在了脚下,而且是踩着脸。“说了半天,就这样么?”女人很失望的移开双脚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用讽刺的眼光看着整个身体都现在地中的灵。

    “呃,啊。。。。。。。”灵挣扎着坐了起来,但脑袋仍是有点眩晕,还好,他没有毁容,他的太刀正插在一旁,他没有去抽出来,而是用右手手捂着额头晃着头部。

    “看来你体内的恶魔也在打瞌睡啊,真无趣。”女人忽然掏出左轮,开枪,子弹无误的进入灵的额头,灵没有任何动作便倒在地上,和枫一样,本来美丽的眼眸失去了原本的光亮。“这样也许能另他们两个体内的恶魔更早的醒过来吧。”女人把左轮在手中旋转了一圈,放回腿上的枪夹中,然后转身,走到那个剑士的面前。“走吧。”剑士点点头,带着紫沫先行从那个大洞跳了下去,那个女人也跳了下去。

    “灵,你跑那么快!欺负我不会鬼影步啊。。。。。。啊!”这时,纱琳喘着气,用手撑着一根柱子来到这里,两人本来是来悬空城收集无重力碎片的,但谁知一天空城门,灵好像感觉到了枫的气息,马上用鬼影步闪人了,她一边清怪一边爬,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但她的抱怨话语还没说完,整个人便完全的呆住了。。。。。。

    “灵!枫!”空旷的悬空城顶,传来纱琳的悲痛的叫声,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她不敢相信这一切,灵和枫比她强上数十倍,为什么。。。。。。(两人怕她只是因为小时她给他们留下的阴影,她说向东,他们绝不会向西。)

     “呃。。。。。。。。啊。。。。。。。啊~~~~~~~”这时,倒在地上的枫发出奇怪的叫声,纱琳一惊,抬起头来,她发现枫的本来以无神的双眼有了光芒,但并不是以前的银白色了,那双眼眸就如狂战士一般是血红色,而周围确实漆黑的,枫的身体颤抖着,他的双唇张开,看上去好像是在被某种东西折磨着。“啊。。。。。。啊。。。。。。”忽然一道红色的光柱冲破了悬空城的房顶,直冲向天空。

      纱琳再次愣住了,他看着那红色光芒中的身影,身体止不住颤抖起来,为什么?因为恐惧吧。红色的光柱散去了,一个对纱琳来说完全陌生的存在展现出来。

      银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黑色的羽翼抖动着,血红色的眼眸中,倒映着坐在地上的纱琳,他走了过去,走到纱琳面前,那张在短流海下的脸庞依然美丽,虽然左脸有着黑色的咒文,那双羽翼忽然消失在他的背后。“纱琳姐。。。。。。带着。。。。。。灵。。。。。。离开,这里。”他的声音有些沉闷,他看着纱琳吞吞吐吐的说着,纱琳回过神来,刚才那让她颤抖的气息消失了,这个气息,是枫的,纱琳站起身来,看着面前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此时是魔人,不过也算是人),马上与他擦肩而过抱起躺在血泊中的灵,离开了悬空城之顶。

    “。。。。。。”枫看着那个被那两个人打出来的洞,走了过去。“在。。。。。。那边,吗。”他撕去身上破裂的外套,露出上身,左半边的身体全都是和脸部一样的文字,而且,那道伤口也消失了,只剩下干后的血迹。

    他跳了下去,羽翼再次出现于背后,枫如坠落的天使在空中飞翔,向着西面飞去。

    p.s:小说不是游戏哦,我不会按照游戏来写的,但是别以为枫不是弹药了,换了个样子他还是将军,不过不用枪和手雷而已,但后面他的招式就代替了枪械,因为他本来就是紫沫家族的守护恶魔之一:枪之守护(虽然魔界没有枪来着),而灵则是剑之守护(下篇某人会以魔人状态登场),透露:剑士是两人的老爸,女枪是两人的老妈。至于为啥活着,透露剧情后面就没看头了,就来不了点击率了~~~~

     哎,要怎么向社团的人交代列。。。。。。写这一章时,都在想这个,也许会有很多错别字,敬请喜欢找茬的人去玩图片找茬,别在这里多嘴。。。。。。烦,怒,我的RP太差了。。。。。。

  

【游久网(U9)责任编辑:二月春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