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与勇士_DNF 视频站_游久DNF专区_DNF官网合作专区_抵制_DNF外挂

您的位置: DNF >> 鬼剑士攻略 >> 鬼泣

死神的挑衅--鬼泣篇

[我要投稿] [已跟帖条]2009-2-14   作者:夜的轮回  来源:    

  鬼泣

  我叫鬼泣,我生活在阿拉得大陆上,我是一个战士,但不是那种一手拿刀攻击一手拿盾防御的战士,我只懂双手拿一把刀,我的哥哥也是,他叫剑魂。我们的师傅林纳斯就是这么教我们的。

  我们出生在一个叫落兰的地方,那里很幽静,很少有人经过,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是隐约听师傅说起,好像是在50年前那场浩劫中未能幸免。我的童年是快乐和美好的,在那个美丽的村庄,我和哥哥一点点成长,并且慢慢学会一点点的战斗技巧,还记得我第一次学会上挑时的喜悦和学会鬼斩时候的彻夜难眠。

  哥哥总是在剑术的使用上比我高明很多,当我还在笨拙的不知道怎么拿剑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熟练的运用这种刀剑,师傅林纳斯经常会在哥哥练剑的时候自言自语,他说刀斩肉身,心斩灵魂。我听不懂,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总是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偷偷钻到他的被窝,我怕打雷,我怕闪电,他总是仅仅的把我抱住,对我说他会保护我一辈子的,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我习惯了这种保护,他是那样的强大,作他的弟弟是那样的幸福。

  在风和日丽的一天,师傅把我们2个叫到一起,他让我们打倒落兰深处那个为祸人类的牛头人,很轻松,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哥哥便把它斩落。

  师傅让我们离开,他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我们了,未来的路是要我们自己闯的,不管有多大的困难都不要回去见他,除非我们已经足够强大了。我心里很舍不得师傅,但我知道哥哥真的是要出去闯荡的,他怀着一个傲世天下的心,他也有那样的实力,我是会始终追随他的。我们就那样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师傅,我看到了他的泪水,沿着他眼角的皱纹流下,他在变老,很多年后,记得我和哥哥回来击杀复活的机械牛头人的时候,他已经满脸皱纹,苍老的佝偻的身子看到我们都是颤抖的。

  离开了落兰我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的大,阿拉得大陆原来不是仅仅局限在落兰那样的角落。我见到了很多人,有同我们一样的战士,有魔法师,有圣职者,格斗家......哥哥对剑术的追求没有停止过,他向赫顿马尔的剑士GSD学习了各种剑术,我跟随着他也学习了那些剑术,但是我总用不好,像三段斩那样华丽的招数我练习了无数次还不如哥哥第一次使用那样看起来娴熟。

  我们一起击杀了很多的怪物,在一个一个怪物的领域里,我们战斗过受伤过,也结识过很多朋友,像狂战,修罗,很多年以后,我们4人被冠上了阿拉得4大战士的虚名,也许我们真的很强大吧。

  当我们击杀了格兰森林的最后一个领主僵尸王后,哥哥的剑术已经变得炉火纯清,再也不能满足于那些简单的招数。他像GSD请教更高级的剑术,也许是时机成熟了吧,GSD教会了他最终极的剑种的使用方法,并且更高级的剑术,里鬼术,从此哥哥脱掉了厚重的盔甲,一身轻便的外衣加上极速的光剑,配合里鬼剑术,他已经成了赫顿马尔的明星,他也几乎没有一个对手,唯一能和他抗衡的可能是修罗和狂战吧。每个人都已经变得好强大,只有我是那样的弱小,在哥哥和他的朋友的剑下,我没有一丝生存的机会。但是那是我没有感觉有什么,哥哥那样强大就够了,他会保护我的。

  后来我们来到了太空之城,也许从那时候起我的人生发生的改变。那是一个有温暖阳光的午后,当我和哥哥想要进入天空之海击杀那个光之使者的时候,一个女孩出现在了领域的入口,我不知道应该用娇小还是弱小来形容她,她的身材极度矮小,穿着一个及膝的粉红色短裙,手里拿着一个暗淡无光的魔杖,很明显是一个还没有什么技术的小魔法师。她说她叫LOLI,她问我哥哥可以带她进去么,她的姐姐,一个魔道学者被那个光之使者打的受了重伤,她要为姐姐复仇。哥哥笑了,就连寡言少语的我也笑了起来,她是那样的弱小,可能连落兰里的牛头人那样的怪物都击杀不了。她一再坚持,哥哥本来就是个热心肠的人,便也同意了下来。

  她是那样的需要保护啊,在怪物群里,哥哥一次次的救下了她,最后索性抱着她打了起来,但是即使那样哥哥的剑也丝毫不弱。看到在哥哥怀里的LOLI,我有一丝恍惚,我多么希望来保护那个魔法师的人是我,她那样娇小的身体本来就是需要保护的啊。或者怀里的那个人是我多好,从离开落兰后,哥哥从来没有抱过我,包括下雷雨的时候,他说我需要强大起来,不能总是依赖在他的怀抱里,风雨交加的夜晚,我都是在痛苦和惊吓中度过的。

  到达领主光之使者后,哥哥便用破空升龙击冲向怪物,但是很不幸的是并没有在预料中那样把怪物升空,怪物很快的发出了一招闪电光束,看到那束闪电的时候我颤抖了,我吓的瑟瑟发抖,我不能移动,哥哥很快的转过身冲了过来,我笑了,我知道哥哥肯定会救起我的,很多次都是这样。他冲过来竟然没有抱走我,他转向我的身后,把LOLI抱走了。

  那一刻,我的时间静止了,我记得那个光之使者是怎么被哥哥杀死的了,我只是在悲伤,泪水自然的流了出来,就连雷电交加的时候我都没有流过泪。那个时刻,我作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强大,我要变得和哥哥剑魂那样强大,我要像哥哥那样保护LOLI。我不要被哥哥看不起。哥哥后来和我说真的不知道我当时也躲不开,他说他当时只想去保护LOLI,他说也许他爱上了LOLI。既然哥哥已经不那么保护我,我一定要强大起来,我要让他知道,LOLI,我也可以保护。

  我去找GSD,我让他告诉我迅速变强的方式,他说只有让鬼神侵入我的左手,我有那样的潜质,因为我的心够邪恶。但是那样我必须承受很大的痛苦,而且以后我会更加惧怕光。我只要变强一切都无所谓了......

  我的手被鬼神侵入那个时刻起,我的人生改变了,我感到无数巨大的能量进入我的左手,我感觉那些力量蠢蠢欲动,想要湮灭一切。我邪恶的笑了,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可以和哥哥平起平坐了,我再也不是他的绊脚石,我不需要他的保护,我还可以保护他要保护的人。

  我的死亡墓碑啊,我的冰霜领域啊,我的鬼影步啊,还有那可怕的一闪,我的攻击已经帅气的让人嫉妒。

  当哥哥和LOLI从天帷巨兽修炼1个月回来后惊讶不已,他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你终于长大了,你有了自己的力量,但是力量要用的正确,他说他感到我的体内有某种难以说明白的邪恶......我没有理会他后面的话。这是他第一次赞赏我的能力,这足够了。

  以后我们3人一起在一起修炼,在那些年里,我们征服了万年雪山和暗黑成的很多领主,在我的一闪和哥哥的终极杀招幻剑天舞下几乎没有征服不了的BOSS。LOLI总是会给我们加油助威,她也会时常的赞赏我。哥哥和她的感情越来越好,我心里感到很不舒服,我也不知道是嫉妒哥哥还是嫉妒LOLI,我已然分不清。

  LOLI也在不断的成长,在暗影迷宫里,我们征服了那里无数的精灵,很多精灵成了LOLI的伙伴,帮助她战斗,LOLI成了一个专职的召唤师。我还记得那些精灵的名字:奥索,路易斯,桑德尔,赫德尔,伊伽贝拉......

  事情就是在击杀暗黑成最后一个领主无头骑士的时候发生变化的,开始的时候是那样的轻松,LOLI的精灵控制住了无头骑士,我和哥哥不断的释放着各种招数。就在骑士快要死的时候我们都笑了,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修炼吧,哥哥和LOLI击杀完了这个后要去夏洛克的街道那里买一栋房子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并且还会给我留一个房间,我们3个人会幸福的生活着。

  哥哥望着LOLI他们笑的很幸福,哥哥说: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了。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有很深的刺扎一样的痛,我很嫉妒,我感到体内的那些力量越发的邪恶起来,我有些难以控制,但这都不重要了,杀完这个BOSS,我会离开他们吧,祝他们幸福吧。

  当那个BOSS快要死掉的时候他突然前冲起来,拿着大刀冲破了精灵们的阻隔杀向了LOLI,在LOLI前方有我的寒冰领域,它应该可以被冰封的,但是我鬼使神差的解除了,我感到了自己嘴角的那丝邪恶的笑。就是那样的容易,LOLI死掉了。

  我忘记了当时我是愧疚的还是庆幸的,我只是很惊异,又似乎在意料之中一样,哥哥一刀解决了骑士,冲向了LOLI。他痛哭流涕,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或许我在自责。

  过了许久,哥哥放下了LOLI的尸体,他望向我,他的眼睛变的充满杀气,在那个时刻我都怀疑他的眼睛是狂战的。他举起了剑,他说:拿刀吧,我要和你一绝生死,你为什么要害死LOLI?我以为......我以为你不会真的如GSD说的那样,我以为这是最后一场战斗,想不到还是要和你刀剑相向。

  我听了这样的话,心又一次被刺痛,不如就让哥哥一剑砍死我吧,我竟然做了这样的事,哥哥以一个三段斩冲了过来,我不想躲,但是我感到体内鬼神的疯狂,也许它找到了势均力敌的对手吧,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我一个鬼影步便闪开了那样的攻击,不断的过招,哥哥的剑越来越快,我已然无法躲开,看来他真的要至我于死地,我体内的鬼神越来越肆虐,我仿佛被撕碎了一般痛苦,哥哥的剑已经快到了无法看清招数的境界,我不知道那个出招的是人还是剑,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剑合一吧,他竟然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我一个鬼影闪闪了过去,哥哥一个翔越便躲开了,也许这个招数他看的太多了吧,我无法闪躲,我看到他落剑了下一招一定就是银光落刃了,我已经没有躲闪的机会,我感到体内的鬼神继续在肆虐,瞬间全部爆发出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暴走的普尔拉朽?我连哥哥的尸体都已经看不见了,暗黑成里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

  等我醒来我发现我被关押在了暗影迷宫里,呵呵,原来我是一个堕落的鬼泣啊.每天都会有人来击杀我,第2天我又会生出新生的血肉继续这样的轮回。很多年后我已经看淡了,这样的惩罚对我来说太少了,每天能看到那些精灵们,我放佛又看到了LOLI,又看到了哥哥剑魂,我又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中......

 

 

 

【游久网(U9)责任编辑:二月春风】

292

评论